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犯罪嫌疑人谷某被警方抓獲
  本報記者盧成漢 通訊員孫洪軍 楊軻
  今年7月底,深圳一家公司通過快遞,向中國銀行荊州分行寄送了8公斤紀念金條(每根20克)。包裹到荊州後,當地快遞員發現,其中1公斤金條(50根)不翼而飛。民警通過偵查,提取了一枚指紋,憑此偵破了此案。原來,盜走金條的兩名男子,是深圳某機場的裝卸工人。
  昨日,荊州市荊州區公安分局通報稱,兩名涉嫌盜竊金條的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刑拘。
  50根金條不翼而飛
  “警察同志,我們公司包裹里的金條,被人偷了。”今年7月28日下午3時50分左右,全國某連鎖快遞公司荊州分部一營業員小龍(化名)氣喘吁吁地跑進荊州區公安分局東城派出所報警。
  小龍稱,7月下旬,從深圳翠綠公司發往中國銀行荊州分行(黃金堂)的包裹總計8.16公斤(內裝金條)。而包裹到達荊州後,他們簽收稱重時發現,包裹僅6.9公斤,“包裹肯定被動了手腳,我們懷疑金條被偷了”。
  東城派出所迅速與荊州分局刑偵大隊技術中隊聯繫,並一同趕到現場勘查,提取痕跡物證。在包裹內壁黃金包裝紙上,民警提取了一枚較完整的指紋。隨後,民警打開包裹檢查,核定被盜金條50根,凈重1000克,價值約25萬元。
  指紋比對揪出兩內賊
  專案組很快成立,民警決定根據快遞流程,順藤摸瓜,用指紋比對找出行竊者。
  根據金條運輸流程,即深圳翠綠公司——某某快遞深圳公司——深圳某機場——武漢天河機場——某快遞公司武漢中轉站——某快遞公司荊門中轉站——荊州鳳凰路快遞點——荊州黃金堂中國銀行荊州分行,實行“倒查”。
  經過15天的順藤摸瓜,民警發現,沿途各個環節全程都有監控,唯有深圳某機場裝卸過程中有死角。於是,民警決定將偵查重點放在深圳某機場裝卸這個環節。
  8月27日,民警趕到深圳某機場,在當地公安機關及機場部門配合下,對機場“貨場”當日有作案機會的人員全部提取指紋,進行比對。
  比對指紋發現,機場裝卸工羅某(男,四川江安縣人,暫住深圳)的指紋確定與金條包裹內壁提取的指紋相符。
  8月29日下午3時,民警在羅某寢室將其抓獲。經審訊,羅某交代了與同為機場裝卸工的谷某(男,安徽省臨江縣龐營鄉人)共同作案的事實。9月2日,谷某落網。面對審訊,谷某起初大喊冤枉,然而在鐵的事實面前,不得不交代作案全過程。
  查貨見金條頓起貪念
  原來,7月26日晚,谷某與當班班長羅某在機場檢查貨物時,發現一個沉甸甸的包裹,看到收貨地址為中國銀行荊州分行,便動起了歪心思。他們偷偷將包裹打開一個小洞,發現包裹內全是金條。
  決定下手盜竊的時候,他們也有激烈的思想衝突,但貪欲和僥幸占了上風。他們認為,快遞的環節較多,不會查出是他們所為。於是,兩人順手牽羊,從包裹中摳出了一部分金條。羅某得手29根金條,谷某得手20根金條。
  事後,谷某不敢向家人和外人提起金條一事,於是將20根金條偷偷藏在出租房附近的一處草叢中。目前,20根金條已被查獲。而羅某則將29根金條用箱子包裝好後,通過郵局郵到四川的老家。9月4日,羅某的妻弟將29根金條如數上繳公安機關。
  總共50根金條被盜,2人交代共盜竊了49根,還有1根金條去哪兒呢?民警猜測,另外1根可能是兩人慌忙盜竊時遺失。目前,警方正在追查之中。
  昨日,記者向一些快遞公司瞭解到,要寄珠寶、黃金首飾等貴重物品,最多保價兩萬元。8公斤金條價值200多萬元,居然通過快遞方式寄送。對此,警方表示,深圳翠綠公司的行為肯定違規,如此貴重物品應通過押運方式運送。快遞公司對包裹沒有當面查驗,處置也存問題。
  (原標題:快遞金條8公斤 路上少了50根)
創作者介紹

暑假

we81wefz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